尴尬的剑南春 回不去的“茅五剑”

尴尬的剑南春 回不去的“茅五剑”

若郎酒上市成功,川酒“六朵金花”就剩剑南春一家没上市了。

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的白酒竞争格局已十分明了,茅台和五粮液锻造出了双寡头格局,洋河、泸州老窖、剑南春等品牌虽然在区域范围内强势,但很难再形成于前者相当的品牌张力。

“茅五剑”时代已经成为历史,“二流之路”才是剑南春的真实处境。据剑南春官方数据显示,公司2019财年销售总额超过150亿元,提前3年完成原计划目标。这一规模在上市酒企中位列第五,在头部酒企的强势冲击之下,剑南春不得不居于人后。北京商报记者翻阅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等2019年财报发现,四家酒企营业收入分别为888.54亿元、501.18亿元、231.26亿元、158.17亿元。显然,剑南春和一线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开。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茅台营收不足百亿,和五粮液还有6个亿的差距。洋河则以76.17亿元的营收规模穷追猛打,终于以第三名的成绩位列中国白酒新“八仙班”,剑南春出局。白酒行业也从“茅五剑”时代轮换到“茅五洋”时代。掉队的剑南春一步步沦陷,和一线的距离也越拉越远。同时,在当下郎酒和国台争抢“酱酒第二股”的背景板上,剑南春成为了“川酒六朵金花”中唯一一家未上市的酒企。

事实上,剑南春在当年的改制方案中就曾提到过“早日上市”,但随后剑南春官方又出现了“剑南春永远不会考虑上市”的言论。

上市还是不上市,对于剑南春而言是一个选择,但同时也是一道关卡。

剑南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