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之路一波三折,郎酒出路何在?

,

对标茅台,打造酱酒庄园,升级品牌战略……搁浅于资本市场门口的郎酒继续执念于上市之路。但业绩上升背后,却是靠涨价换来的表面光鲜,含金量并不是太高。

眼下在四川省坚定不移的支持“六朵金花”的政策红利下,郎酒能否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为其上市之路画上圆满的句号?

01、艰难的上市之路何时了?

日前,为深入实施白酒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推动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按照四川省政府领导要求,由省经信厅牵头拟制了《推动四川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

《征求意见稿》提出将坚定不移的支持“六朵金花”企业做大做强,发挥全国唯一“浓酱双优”的独特优势,支持符合条件企业加快上市步伐。

所谓“浓酱双优”,即浓香型白酒和酱香型白酒双双成为优良酒品。

作为以酱香型产品为高端主打的郎酒集团,是川内第一大、全国第二大酱香型白酒生产企业,2020年郎酒酱酒产能3万吨,老酒储量13万吨。

《征求意见稿》无疑是为郎酒的规模扩张以及上市之路提供了更多的政策支持。

知名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向文轩财经表示,这些举措改善了四川白酒的营商环境,将为郎酒后续的发展提供积极的作用。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文轩财经采访时也表示,四川省把整个白酒产业上升到了全省的经济战略,在这样高度的政策大背景下,郎酒可以发挥他的品牌优势、规模优势,结合浓香、酱香并举的策略去进行推广。“在政策端的加持下,郎酒的上市步伐应该会加速。”

成都一带一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首席酒业分析师袁野认为,这对郎酒而言是利好。实际上,四川对白酒行业的政策支持力度一直都很大,但都没怎么被企业好好把握。

郎酒后续能否把握好政策利好,这才是关键。

回顾郎酒的上市之路,可谓漫长而曲折。

早在2007年,郎酒就传出有上市计划,但受郎酒企业规模、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因素的影响,最后认为并非最佳上市时机,暂停了上市计划。

2009年8月,郎酒集团再次恢复上市计划,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但次年上市计划再度终止,不了了之。

随后遇上宏观政策收紧等诸多原因,郎酒上市计划一再延后,多次传出借壳上市消息同样无疾而终。

直到2017年,在白酒行业强劲复苏后,郎酒第三次提上市计划。

2019年,郎酒集团终于正式冲刺IPO,并计划于2020年上市。

2020年5月28日,正式向郎酒正式向中国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但在2020年7月10日,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于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12个月的监管措施。

根据证监会发布的《深交所中小板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截至2021年3月18日,四川郎酒的审核状态为已反馈,备注信息为“中止审查”。

IPO搁浅在资本市场门口。

2021年3月19日,在郎酒核心产品青花郎新的战略定位发布会上,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表示,上市仍在推进中,暂时无具体时间表,保荐机构广发证券也没有更换,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02、汪俊林的500亿野心

郎酒集团执着于上市,在争当酱酒第二股的名利背后,是为了进一步规模扩张。

2020年5月提交的招股书显示,郎酒欲通过此次IPO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募集不超过74.54亿元。其中,募集资金的57.34%,即约42.74亿元将用于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

该项目达产后,郎酒每年将合计新增优质酱香型基酒产能2.27万吨。

截至2019年,郎酒的酱香型基酒产能为1.80万吨,加上吴家沟基地技改项目(一期),以及募集资金配套建设项目,达产后,郎酒酱香型基酒总产能将超过5万吨。

上市,又将被规模牵制。

朱丹蓬曾在2019年接受文轩采访时表示,能否成功上市,第一要看的就是体量。

早在2011年,郎酒集团的销售额就突破了100亿元,2012年又持续保持这一水平。

2013年后,因行业调整以及当家人汪俊林被传协助调查等,此后郎酒业绩受挫,呈直线下滑趋势。

2013年,郎酒整体销售收入下滑至80亿元;2014年,郎酒销售额不足50亿元。

直到2015年,汪俊林回归后,调整组织架构和品牌战略后,郎酒业绩才开始回升。

2015年底至2017年,郎酒的组织架构进行了系列的加减法,并杀入高端白酒阵营,青花郎成为集团重点打造的产品品牌。

2017年,郎酒将青花郎以“碰瓷”之嫌定位为“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

在郎酒的产品品类划分中,酱香型青花郎系列白酒属于高端白酒,酱香型红花郎系列白酒为次高端白酒,浓香型、浓酱兼香型郎牌特曲系列鉴赏12白酒、小郎酒系列白酒为中端白酒。

经过一系列的调整,郎酒业绩得到了提升。

据郎酒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郎酒实现营收51.17亿元、74.79亿元、83.48亿元;净利润为3.02亿元、7.26亿元、24.44亿元,增长幅度较大,2018年、2019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40.10%、236.54%。

文轩财经制图

综合对比来看,2019年,郎酒股份营业收入如果放到A股上市白酒企业中可以位列第8名,净利润则排在第5名,次于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和泸州老窖。

当然,汪俊林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2020年,在一场活动中,汪俊林提出,到2025年郎酒要至少实现500亿元的销售额,在未来10年将继续对标茅台。

就如严跃进所言,这样的目标能否完成,关键看企业的功底是否到位,产品质量是否过硬。

袁野认为,销售突破问题也不大,加上通胀因素,或许还能提前实现。必须得承认,川酒“六朵金花”在终端上,郎酒是做的最好的,不过产品品牌和价值适配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不过这在朱丹蓬看来,2025年做到500个亿是不可能的一个事情,做到接近300个亿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03、酱酒热背后的机遇

不被市场所认可的目标,其信心源自于何处?

在茅台引发的酱酒热背后,酱酒市场表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

有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酱酒以占白酒总产量7%左右的占比,完成了行业21.3%的营业收入,实现了行业42.7%的利润总额,成为中国酿酒行业最具竞争力的板块。

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在《白酒行业深度研究报告》中指出,2020 年酱酒产量60 万吨/占比8%,销售收入1550亿/占比26%,过去10年CAGR高达16%,近年来增速表现明显好于其他香型。目前酱酒尚处于快速成长期,预计未来十年CAGR达到10%,收入占比有望提升至40%。

德邦证券预计未来5年,酱酒行业在消费者、渠道、资本的三重推动下,市场规模有望由 1350亿元跃升至2800亿元,年复合增速约16%。其中高端酱酒品类迎合白酒行业“高端化”、“酱酒热”趋势,预计高端酱酒赛道(不含茅台酒)有望实现30%以上的复合增速。

酱酒热为以高端、次高端酱酒为主打的郎酒,带来了良好的发展契机。

据2020年5月提交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2019年期间,郎酒高端白酒收入分别为7.39亿元、19.27亿元、31.97亿元,占比分别为14.52%、25.88%、38.45%,所占比例逐年快速提升。

这也快速拉升了郎酒集团的整体利润。

郎酒2020年提交的招股书数据显示,虽然郎酒的营收增速从2018年的46%下滑至2019年的12%,但利润增速却从2018年的140.1%上涨至236.54%。

这主要就是由于郎酒的高端产品在2019年出现了跳跃式的增长,收入达到31.97亿元,同比增长66%,营收占比也从2018年25.88%提升至38.45%。

3月19日,作为集团业绩支柱,青花郎进一步调整战略定位,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升级为“赤水河左岸庄园酱酒”,青花郎步入庄园酱酒时代。

“庄园酱酒”中的庄园,是指郎酒庄园。

郎酒庄园,占地10平方公里,历时13年已于2020年初步呈现,预计2023年全面落成。

项目投资200亿元,集参观、度假、品酒以及销售功能为一体,是郎酒的一大核心资产。

据悉,随着郎酒庄园落成,青花郎基酒年份全部提升至7年以上,未来还将提升至10年以上。

在产能储能上,随着2020年郎酒庄园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启用,将郎酒酱酒年产能从3万吨提升至4万吨,未来全部投产后达到5万吨。

汪俊林对酒庄寄予厚望,其表示:“把郎酒厂办好,是几个有利于:有利于国家、有利于周边社会、有利于员工、有利于消费者、有利于个人。二是‘对标顶级’,尽力扩大郎酒的品牌影响力,把中国白酒行业推向一个新的阶段。”

04、靠涨价提升业绩后的困局

当然,上述《白酒行业深度研究报告》同时也指出,酱酒市场所呈现出来的,是一超多强的战国时代。“从竞争格局来看,当酱酒热逐渐进入下半场,品类及渠道红利褪去后,品质、品牌将成为核心竞争壁垒,拥有较强综合实力的酱酒企业将脱颖而出,从区域性品牌延伸走全国化路线。”

严跃进认为,就目前的竞争格局,郎酒具有自己的市场认可度,但品牌差异性其实还没做出来。

庄园,类似这种源自于欧洲的概念,在中国确实比较少,庄园打造好以后能够形成一个比较好的产业聚集,尤其是结合文化旅游,能为资源聚集和品牌推广起到积极的作用。

袁野持相同看法,在他看来尽管郎酒名列17大名酒,品牌力度还是明显弱化了点,提升品质和提升品牌,做高附加值的产品才是它的必经之路。

挑战与机遇并存背后,郎酒高端白酒收入的增速在放缓,2018-2019年收入同比分别是160.76%、65.91%。

不断扩充酱酒产能的同时,郎酒的浓香型基酒产量缺口则需通过外购基酒来满足。

据招股书,2017-2019年浓香系列基酒主要通过外购取得,用于浓香、浓酱兼香成品酒的生产;主要原因系酿造浓香系列基酒的酒窖为新建,窖龄时间较短、窖池数量较少,在酿造时还需轮窖安排生产,导致出酒率不高、产量较低。

2020年上市募集计划中,预计投入21.22亿元扩建浓香白酒的产能,如若建成,浓香及兼香型基酒产能增加3.34万吨。

遗憾的是,上市计划搁浅。

在郎酒股份的产品类别里,中端白酒、中低端白酒主要香型均为“浓香型、浓酱兼香型”。根据2017年至2019年的销售情况来看,这两种品类酒的销量占整体销量的比重分别是92.08%、88.42%、85.38%。

虽然占比呈逐年下滑趋势,但比重非常大。

需要强调的是,郎酒营收增加得益于销售价格的抬升,而非销量。

2017年-2019年,郎酒的整体销量几乎是举足不前,分别是4.77万吨、4.87万吨、4.61万吨。

各档次品类的销售价格却持续上涨,如2020年提交的据招股书数据显示,郎酒高端白酒的平均价格从2017年的108.65万/吨上涨至2019年的129.14万/吨。

文軒财经制图

正因如此,除了中低端白酒,其他品类的毛利率也是持续上涨。

据招股书,郎酒股份的高端白酒毛利率分别为89.49%、90.42%、92.93%,次高端白酒毛利率分别为80.99%、83.23%、84.91%,中端白酒毛利率分别为59.35%、64.8%、67.56%,中低端白酒毛利率分别为48.3%、53.76%、51.09%。

文轩财经制图

朱丹蓬在接受文軒财经采访时认为,无论是全国化,还是产品占比,再到非常多的渠道存货,郎酒整体的运营不是很顺畅,它的业绩增长更多是基于涨价,所以郎酒整体的业绩含金量并不是太高。

在朱丹蓬看来,并不是有了资本的加持,郎酒就会步入一个高速发展的节点。

制定宏大目标,对标茅台的背后,还有远超同行的资产负债率。据2020提交的IPO招股书显示,2017-2019郎酒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06%、67.02%、66.06%,大幅高于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

或许正是因为有着诸多硬伤,郎酒上市至今依然悬而未决。

无论如何,保持有质量的增长,差异化发展,仍是郎酒在成长道路上面临的一大考验。

免责声明:

文中所示数据基于文轩指数数据系统收集整理,我们极力确保准确性,但无法保证数据的绝对完整和准确,分析结果仅代表数据趋势,不构成市场交易和投资建议,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

知识产权声明:

本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文轩财经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成都文轩指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文轩财经”文字或形象进行了商标或版权注册保护,未经许可请勿使用,我公司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郎酒出路何在?”》 有 1 条评论

  1. 郎酒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 文轩财经

    […]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郎酒出路何在?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