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千亿目标,“酒系”宜宾商行拟上市“充值”

继成都银行、泸州银行上市之后,宜宾商行也计划赴港上市,如果成功登陆港股,将成为第三家上市的川内中小银行。

公开信息显示,位于四川省的宜宾市商业银行(简称“宜宾商行”)正针对H股IPO项目公开选聘联席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及营销总体协调人,以及IPO会计师事务所。

在此之前,该行提出了多个“小目标”,以及“力争2023年、确保2025年实现上市”的口号,表示要加快建成“千亿上市银行”。

值得关注,多轮增资扩股后,宜宾商行引入了五粮液集团持股19.99%,为该行第一大股东。虽然城商行与酒企联手比较常见,但是,疯狂追逐企业规模之际,宜宾商行将被裹挟到何方,仍待时间的考验。

宜宾商行寻求上市

资产规模已超700亿

近日,中小银行筹备IPO节奏加快,继湖北银行正式递交IPO申请、汉口银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多项A股IPO相关议案之后,宜宾商行也启动了赴港上市计划。

据宜宾商行公示的两则招投标信息显示,H股IPO会计事务所选聘项目已由备案机关批准,项目资金来源为自筹的680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遴选IPO辅导机构可以减少后续更换辅导机构带来的时间成本和投入损失。遴选辅导机构后,还需经过IPO辅导、递交上市资料、接受香港联交所监管审查等一系列流程,最后才能发行上市。

资料显示,宜宾商行于原宜宾市城市信用社基础上改制设立,2006年12月开业,目前拥有分支机构39家,在职员工728人。

近三年来,企业业绩增速稳定,每年跨越一个百亿台阶,2021年资产规模站上600亿元新台阶,截至目前,该行资产规模逾700亿元。

宜宾商行资产规模情况

2021年,该行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双位数增长,营业收入达17.55亿元,同比增长36.49%;归母净利润2.55亿元,同比增长58.54%。

从贷款类型看,公司贷款占绝对主力。截至2021年12月末,该行公司贷款和个人贷款余额分别为262.74亿元、41.35亿元,占比分别为86.40%和13.60%,公司贷款占比较2020年末有所提升。

近三年来,宜宾商行不良贷款率较为稳定,2019年至2021年,该行不良率分别为1.73%、1.90%和1.74%;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36.04%、196.91%、323.99%。

四轮增资扩股优化股东构成

液成功入局

经历四轮定增,去年底,宜宾商行的总资本由最初的1.06亿元增至39亿元,上涨超35倍。

得益于此,宜宾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情况表现良好。财报显示,该行2021年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分别为16.57%、16.57%、17.64%,均优于行业均值。

从股东构成来看,完成四轮增资扩股后,宜宾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六家国有股股东,包括第一大股东五粮液集团、第二大股东宜宾市财政局、第三大股东宜宾市翠屏区财政局、第四大股东宜宾市南溪区财政局、第五大股东天风证券、第八大股东四川省水电投资经营集团。

宜宾商行前十大股东名单

由上图可见,宜宾商行注册资本已经跃升至四川省城商行第二位、市级城商行第一位,而五粮液集团持股19.99%,为该行第一大股东。

相应的,宜宾商行也曾推出一些与“酒”有关的特色贷款,如基酒抵押贷款、窖池抵押贷款、酒企高管信用贷、白酒互助信用贷、五粮贷等。

官网显示,酒企高管信用贷是对宜宾市白酒企业互助会会员单位的高管人员授予一定的信用额度,在授信额度内依据该高管的信誉发放的用于其所在酒类企业生产经营的贷款或个人消费的贷款,借款对象包括酒类企业实际控制人、主要股东、财务负责人等,授信额度可达100万元。

大量中小银行被酒企控股

追求IPO红利

白酒作为上市公司中“穷得只剩下钱”的代表,一直以充沛的现金流著称。对“不差钱”的白酒上市公司而言,资金运用能力低下一直饱受市场质疑。除五粮液集团外,不少酒企将手伸向了更为广阔的金融业。

据不完全统计,至少10家中小银行被酒企大量持股,包括四川银行、贵州银行等,而且多为大股东。

酒企争做中小银行的大股份

有投行人士直言,如果没有相关条规的限制,酒企参股银行的案例会更多。根据《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银行主要股东至多“两参”或“一控”,即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而持股5%以上即为主要股东。

从酒企的“口味”来看,绝大多数积极参股或控股区域银行,分析来看,一方面成本较低,另一方面也可以比较容易占据前十大股东席位。

然而,酒企并非都是“入股不亏”,近年来一些中小银行业绩颓势毕现。比如2019年亳州药都农商银行实现净利润5.11亿元,较上年末缩减34.06%。

至少眼下,低估值、高股息的银行股具备一定的稳定优势以及抗风险能力;此外,随着近年城商行上市蔚然成风,酒企亦能享受IPO红利。

五粮液和宜宾商行的联手同样如此,迅速追求红利最大化,根据宜宾商行的目标,接下来,将积极践行“1163”核心战略,聚力打造具有较强区域影响力的西部领先千亿上市银行。

近年扎堆冲刺IPO

急切补充资本

当然,上市融资也是中小银行的追求,因为企业发展受限,普遍面临资本补充的难题。

据Choice数据显示,截至11月2日,有10家中小银行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其中,4家银行位于广东,2家银行位于江苏,2家银行位于安徽,1家银行位于浙江,1家位于重庆。

数据来源:Choice数据

这样的上市潮,已经持续了四年,早在2018年,就有超过40家中小银行“扎堆上市”,无数城商行、农商行正焦急地等在大门外,无不积极地推进上市辅导备案等进程。

背后的原因——

从专业人士分析来看,自监管套利空间被严堵后,一些中小银行的利润增速出现明显下滑,“一方面,内源性资本补充的动力日渐不足;但另一方面,资本补充压力越发严峻,由此引发,中小银行冀望缓解融资饥渴的信号越发强烈。

当然,真正触发中小银行上市提速的一个关键原因,是整个IPO环境的变化。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认为,“监管部门多次出台文件引导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城商行、农商行根植于支持地方民营经济,是地方信贷投放的主力军。通过上市实现补充资本后,更有利于鼓励中小银行加大信贷投放。”

从官方发文来看,各地政府的确在大力支持中小银行发展。

2022年初,安徽发布的《安徽省“十四五”金融业发展规划》文件,其中表示,将支持地方城市商业银行优化股东构成,整合做优省外分支机构,建设高质量现代商业银行。

广东省金融改革发展 “十四五”规划则表示,将鼓励地方银行、证券、保险等骨干金融企业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并购重组等方式发展壮大,加快推进广州银行、东莞银行和东莞、顺德、南海、佛山、中山、江门等优质农商行上市以及广州农商行回归A股。

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则对媒体表示,银行上市可以很好地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这对于核心一级资本较为稀缺的中小银行而言无疑是最直接的支持。他同时强调,银行上市融资要综合考虑市场环境、市场资金供求、发行审批节奏等因素。在相对偏强的市况下上市,有利于避免开盘即破发、估值过低的问题。

万科 世茂集团 中南建设 中国奥园 中国恒大 中国金茂 中梁控股 五粮液 佳兆业 保利发展 华侨城 华夏幸福 华润置地 四川 四川路桥 央行 富力地产 恒大 恒大地产 成都 房企 招商蛇口 新城控股 新希望 旭辉控股 时代中国 正荣地产 汤臣倍健 海底捞 理想汽车 碧桂园 绿地控股 花样年 蓝光发展 融创 融创中国 重庆 金地集团 金科股份 银保监会 阳光城 雅居乐 龙光集团 龙湖 龙湖集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